首页

历史军事

盛唐再临

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

盛唐再临: 第一章 蓬勃的生命

    韦仁实刚一出门,身侧便有一股温热的气流舒舒缓缓荡漾开来,划过指尖又掠过发际,悠悠然然从四周悄然萌发的春草上轻抚过去。

    穿透云层的那一缕光,从枝桠间洒下斑斑驳驳的淡金色,带着柔和的暖意。

    韦仁实深吸了一口气,缓缓扫视着四周。

    门庭虽小,却迎满了阳光,屋堂颇陋,倒也干净整齐。

    家中剩下的唯一女婢端着木盆,脚步匆匆的进去屋内,又急急忙忙的跑去灶火,小小的院落里从韦仁实的身侧经过,对他展演一笑,犹如天上洒下的晨光一样暖人。

    一身衣裳略显破旧但浆洗的即为干净的太夫人很是严格,出来对韦仁实说道:“吾儿快去洗漱,莫要耽搁了晨读!”

    韦仁实报以笑容回应,过去走进极小的书房。里面书籍不算多,但都被翻看下许多痕迹,可证明这具身体的原主人是一个用心读书学习的好书生。

    自他莫名其妙的成了这具身体的主人已经一周,也终于渐渐习惯这个时空的生活。

    一个已然没落的小地主之家,一副尚未成年的身体,吃不饱穿不暖的生活,外加一个略显死板的太夫人和一个瘦小的女婢。远离了现代生活的丰富和便利,的确让人很难适应,可反过来想想,也远离了那么多光怪陆离,生活变得更加纯粹。

    韦仁实这般开解着自己,翻开书本看了几句,发现竟然是后世里自己上课讲解过的课文,嘴角不禁一扬,这汉字的魔力,隔着一千两百年的时光,也能在这里际会。

    不过下一刻,粟米的香气就飘荡在了小小的院子里,韦仁实才泛起的时空感慨,就这么被这一缕淡香消磨的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也不必抱怨命运的无常,让人穿越到已然没落的大唐。转念想想,好歹这时候已经是一日三餐,总好过穿越到再往前一天两顿饭的日子。

    是以韦仁实端起碗来,向粟米饭的制作者说了一声:“兮儿的手艺愈发好了,真香!”

    接着,便大口大口将碗里的粟米饭几下吃了干净。

    “郎君慢些吃,还有呢。”兮儿得到称赞,很是高兴,又极其柔和的说着,边说边又推过来一碗。

    虽然知道这声郎君喊的是对自家公子、少爷的称呼,但还是让韦仁实差点儿咬到了舌头。

    没办法,后世人的概念里,这个词的意思,可远没有眼下这个时代里宽泛。

    又何况是个单身一万年的老处男!

    韦仁实摆了摆手:“不吃,饱了。”

    总共就三碗,韦仁实是知道的。他若再接了这一碗,那就得有一个人饿着肚子了。

    不过,这种事情哪里能难得住好吃嘴的现代人——尤其是一个在田间地头里度过少年时期,大学毕业后又回到农村教书的现代人。

    时节正春,从外面找些野菜,去河里摸些小鱼,熬煮些鱼汤应是不难的。纵然没用盐椒调味,也至少比一碗粟米饭的营养价值高——这具身体正是急需营养来要茁壮成长的时候。且这时候的河水除了泥沙,恐怕还不知道什么叫做污染,里面的鱼必定不会少了。

    福昌的河流不少,韦仁实家门外不远处便有一条。

    刀辕川的水还略显刺骨,汩汩流动汇入洛河,那是在后世里已经多少年没有见过了的清澈。

    甚至可以看得见鱼儿在水底嬉戏,这清净的河水着实诱人。

    若非天气尚不够暖热,韦仁实便就要直接赤脚下到河里去了。

    河边野菜不少,虽然也有许多采摘过的痕迹,但留下来的也够了。

    清明菜是好东西啊,可以抗菌消炎。荠菜的味道也很好,营养价值也很高。能找到薤白更令人高兴,味道可太鲜美了……

    不多时,韦仁实手里已经有了大把大把的各种野菜了。又顺道折了一把树枝,准备做个捕鱼的陷阱。

    “仁实兄!”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呼喊。韦仁实一时没有反应过来,等那声音又喊了一遍,这才猛然想起自己现在就是韦仁实了。

    回过头去,看见同样一少年郎君,骑驴从此间经过,正从驴背上跳下来,过这里走来,且走且问:“仁实兄在此作甚?”

    看见他的一瞬间,脑海中关于此人的记忆随之滔滔而来。韦仁实愣在那里,一时间有些恍惚。

    见韦仁实没有接腔,那少年走到近前,玩笑道:“仁实兄,你怎的不做声,莫非不认得我了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韦仁实有些口干,一种千年倒错的感觉出现在脑海里,仿佛时空在这里翻转际会。

    那少年见韦仁实仍旧愣神,于是又笑道:“仁实兄近来可得佳句?”

    这一刻韦仁实脑海中泛起里的,却是一首首的诗名——是《雁门太守行》,是《李凭箜篌引》,是《苦昼短》,是《辞汉歌》……是黑云压城城欲摧,是天若有情天亦老,还有……《送韦仁实兄弟入关》!

    “李贺,李长吉……”韦仁实试着叫里一声。

    “仁实兄今日是怎的了?”少年郎有些疑惑的问道。

    李贺——老子的发小竟然是李贺!

    竟然是“诗鬼”李贺!

    亲眼见到活的超级历史名人——给我写过诗用我名字当题目的那种——该怎么办?急急急!在线等!

    韦仁实——这本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名字。但这个名字竟然能够让时间的笔锋写下在岁月的洪流里,全赖一个名人,写下的一首名诗。

    《送韦仁实兄弟入关》,某年某月某日,那时候还未曾被人称作诗鬼的李贺,提笔写下了给自己的总角之交送行的诗作,也使得这个普通人普通的名字,竟然也在历史上得以占据了一个小小的位置。

    因为写诗的人是李贺,所以韦仁实这三个字,才在历史上有了一席之地。

    韦仁实突然不禁有些好笑,当年自己讲语文课还讲过这首诗里面情真意切的兄弟情义,如今自己竟成了诗里的主人公,眼前站着诗的作者。

    好一会儿,韦仁实才从这种时空交错,造化无常的感觉里面脱离出来,收拾了心神,笑起来对他答道:“捉鱼啊。粟米不饱腹,欲捉鱼择入野菜烹为鱼羹。”

    “捉鱼!”李贺顿生兴致,一下招呼了为他牵驴的童子过来,将身上看着已经有些破旧了的锦囊交给童子,然后也挽起了长袖。

    恒从小奚奴,骑巨驴,背一古锦囊,遇有所得,即书投囊中……韦仁实却脑海中莫名想起来了后来人对李贺的书写。这恐怕就是那外出觅句的古锦囊了吧!

    转头就见李贺正要脱鞋,韦仁实便阻拦了他:“用不着下水,眼下水还太凉。且看我的!”

    说罢,只撩起衣襟避开泥泞下到河边,仔细看了看,河里的鱼多有一指来宽,便将那些折断的树枝照比这一指宽更窄些插了下去。插成了一个椭圆,又在口处往内收,并逐渐变小,留成一个小的开口。

    回头又将挖野菜时顺手捉的几条蚯蚓用石头轻砸了一下,扔进了树枝插成的椭圆里。

    李贺看看那些树枝,问道:“你不是要捉鱼么?”

    韦仁实答:“待会儿鱼会自己游进去,出不来。”

    “自己游进去?”李贺奇之,又凑到近前,仔细盯着韦仁实做成的陷阱,想要看着河里的鱼儿自行游到里面去。

    一边盯着河水,一边又对韦仁实说道:“你听说没有,吐蕃大相被俘,兵败如山!”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韦仁实一边择着野菜,一边接了一茬儿。

    “你说,朝廷会不会借此机会对付吐蕃?”李贺扭头过来有些激动的猜测道,两眼里面满是兴奋。

    韦仁实笑了笑:“你想多了。相比吐蕃,大唐眼下的大患更在……算了,你才多大,想这些作甚。”

    “大丈夫自当忧心国事,为君分忧。”李贺很有气概的将手一挥,说道:“更何况我乃……更应该心怀国事才是。”

    韦仁实转头看看他,这娃娃估计与现在的自己同岁,也是一副瘦小的身板儿。便不由得想起来原本历史上他的遭遇。

    历史上的李贺才华横溢,十五岁时便已然名满京华。只可惜考取进士的时候,因其父名为李晋肃,而晋与进同音,因此妒才者便以犯讳为由,使李贺不得科考。尽管韩愈“质之于律”“稽之于典”为其辩解,终也无可奈何,李贺不得不愤离试院,终生不能考取进士。

    而后虽得韩愈惜才,又以宗室之后蒙阴入官,可也只是一个小小的从九品奉礼郎,终于不能施展抱负。

    迁调无望,功名无成,哀愤孤激之思日深,李贺忧郁病笃,二十七岁,英年早逝。

    历史上少了一个经纶治世的朝官,多了一个名垂千年的诗鬼。

    韦仁实看着心中尚充满希望的李贺,想着历史上他原本的遭遇,一时间不禁大感同情。

    又想到,李贺虽然胸中抱负未展,怀才不遇,但总比“韦仁实”要强,历史上只有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姓名,还是全赖李贺的诗作才得以留下。

    不过转念一想,好死不如赖活着,这已经是日落余晖的大唐了,时局不稳,盛世不再。倘若能在这余晖里过好自己的日子,安安稳稳,衣食无忧,消消遣遣的度此一生,那身后之名,又算得了什么。便就是后世里连韦仁实这三个字都没有,只要我了过好当下,那也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因为仕途不顺而忧郁焦思,搞得自己英年早逝,在如今的韦仁实看来,实在不值。

    身后名算什么,仕途不顺算个球。活下去,好好的活下去,有质量的活下去,那才是我的追求。

    李贺是名垂青史的诗鬼,我是活在当下的韦仁实。

    韦仁实胸口一松,隔着时空的迷茫渐渐消失了。

    站起身来,脚下的泥土开始变得松软,少了漫漫冬季里那一抹不近人情的冰冷和坚硬。

    生命的温床是如此的平实,所有沉睡的种子都可以在这里得到孕育,化为自己独一无二的姿态,成就无数的生命繁华——无论是破土而出,还是含苞待放的,无论是慢慢舒展,还是缓缓流淌的,无论是悄无声息,还是莺莺絮语的,无论是平淡无奇,还是引人注目的。

    那每一个,都是蓬勃的生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