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历史军事

重生元末做皇帝

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

重生元末做皇帝: 第一章:反抗的意外

    C城某看守所,蒋淳斌正窝在窄小的木床上准备吃饭,突然两个满脸凶相的中年壮汉冲了过来,一把抢走了他手中的馒头,同时还威胁性地冲他挥了挥拳头,“新来的,先教你点做人的礼貌,好好适应一下这里的生活!”

    蒋淳斌的目光随着壮汉的手而移动着,旁人都能看出他眼中的不甘与凶恶,而两个壮汉却对看起来不过二十岁的蒋淳斌毫不在乎,顿时厉声道,“怎么?昨天那顿杀威棒没把你打舒服?还想再尝尝?”

    “忍!忍字头上一把刀!”,蒋淳斌咽口唾沫,低下头去,然后闭上了眼睛,倚靠在了正在脱皮的墙壁上,“算了,不能再惹事了,否则真就得一辈子都呆在这了!”

    长舒了一口气,蒋淳斌在心中苦笑一声,“这就是报应啊,才要来这种地方,受这种委屈…”

    监狱里向来爱欺负新人,仿佛这就是他们枯燥生活中为数不多的乐趣,所以没有人会去在乎蒋淳斌的感受,更没有人愿意去了解他为什么会来到这里。但蒋淳斌无法去忘记,甚至前天发生的事情直到现在仍历历在目…

    蒋淳斌出生于一个武术世家,由于家庭氛围与环境的影响,他自幼喜好武术,加上自身天赋极高,十四岁就拿了一个全国武术冠军,而也就是从那时开始,父母便再也不让他外出参加任何赛事,如果真的喜欢,那就自己在家里好好练,不要出去抛头露面。

    蒋淳斌明白自己的家族在这方面向来低调,更是有一些绝技密不外传,因此便听从了父母的意见,闲时在家练武,平常就和其他孩子一样好好学习,以满足父母“文武双全”的期望,这也是他的名字里有一个“斌”字的原因。

    可随着蒋淳斌的武术修为越来越高,他随之养成的火爆脾气也成了父母担心的一点,这也给家里惹下了不小的麻烦,十六岁的那年就因为路见不平,一个人赤手空拳打趴下了七八个小流氓,虽然得到了当地公安局的表扬,但也在事后遭到了报复。

    而且此时单单学习拳脚功夫已经满足不了蒋淳斌,私下无人的时候,他便会偷偷练习家族秘传的刀法和枪法,有时候黑夜一个人在后院里舞着一杆长枪,在月光下耍得虎虎生风,让自己的父亲都大为赞赏,直言儿子有本事,年纪轻轻的,武术修为就超过了自己。

    到了成人的年纪后,虽说蒋淳斌不像那些武侠小说里描写得那么神乎其神,但凭借自己勤奋加上天赋,赤手空拳对打二三十个普通的同龄人根本不在话下,如果让他拿上武器的话,那就更不好估计了。

    但事情坏也就坏在了这个上面,正因为蒋淳斌有着一身武学底子,所以平日便受不得委屈,见不得不平事,这样自然会得罪不少人,惹来不少麻烦,好在他的父母为人谦和,所以倒也还算相安无事。

    可就在前日,一群当地的黑社会跑到父母开设的小店里来收保护费,蒋淳斌的父亲一味退让,那些人却胡搅蛮缠,大吵大闹,甚至还对蒋淳斌父母进行羞辱。

    蒋淳斌平日就看不惯这些事情,更何况此时发生在父母身上,于是脾气火爆的他仗着一身功夫,冲上去便把七八个小流氓一顿胖揍。

    没想到那些小流氓挨了打后却丝毫没有退缩之意,反而仗着人多掏出了刀子,打算给蒋淳斌一个教训。

    蒋淳斌的父母见事情闹大,赶忙报警,但蒋淳斌仍不罢休,结果当警察赶来的时候,蒋淳斌正握着一把带血的刀子,而那七八个小流氓全都瘫倒在了地上…

    判决结果还没有下来,但蒋淳斌大致清楚故意伤害罪的量刑,所以自己现在呆的这个看守所也有好多穷凶极恶的人,比如抢自己馒头的两个壮汉。也许这就是脾气火爆的自己应该付出的代价吧,可这代价未免也太重了些…

    长长地叹了一口气,蒋淳斌睁开眼睛,再次从痛苦的记忆中回归到了现实,刚才的两个壮汉又站到了自己面前,挥挥拳头道,“新来的,现在马上把我们俩的衣服都给洗了!”

    蒋淳斌抬起头瞥了他们一眼,没有说话,然后便把目光投向了一边,尽管他现在心里正燃烧着愤怒的火苗。

    “嘿,你耳朵塞驴毛了是不是?”,其中一个壮汉见蒋淳斌不应声,立刻大为火光,一把抓住他的衣领,就将他从床上扯了起来,“我再说最后一遍,马上去给我把衣服洗了!”

    “放开我。”,蒋淳斌眼盯着壮汉,握紧拳头,一字一顿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嘿,你还来劲了是不是?”,壮汉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即将大难临头,对着蒋淳斌抬手就是一个耳光。

    可还没等到他的手挨到蒋淳斌的脸,便忽得惨叫一声,原来此时蒋淳斌迅速抓住了他的手,然后用力向后一扭,他的手就这样被掰断了。

    其他几个人似乎都是这个壮汉的手下,见状全都围了过来,可蒋淳斌的脾气一旦爆发,哪里还收得住?只见他一脚踹翻了眼前的壮汉,然后又以手肘撞向了另一个壮汉,一击之下便令他蹲在地上痛呼起来。

    其他人看到这种情形,才知道蒋淳斌是个不好惹的主,全都讷讷地退到后面,连看都不敢看他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蒋淳斌一眼扫到了自己被抢走的馒头,于是他直接把放在那里的饭食给端了过来,然后一记扫堂腿把另一个蹲在地上的壮汉也给踢倒了,紧接着直接把菜汤全都浇在了他们身上,“让你们吃!”

    两个壮汉被一个半大小子揍了,自然也心有不甘,一想到如果此时装怂,那么日后肯定也好过不了,欺负人与被欺负有时候就差那么一点点,于是两人默契地对了一个眼神,然后一人抱住蒋淳斌的一条腿,企图将他拽倒。

    但蒋淳斌练了那么长时间的功夫,底盘比常人稳得多,于是不仅没有被他们拽倒,反而将腿一挣,又给了他们一人一脚。

    被打的两个壮汉仍不服气,嘴里一直骂骂咧咧的,还嚷着让其他人一起上,蒋淳斌知道今天要是不把这两个人打服了,以后少不了苦日子,于是他干脆蹲下身来,照着一个壮汉面部狠狠打去。

    一拳下去,壮汉的鼻梁骨便断了,鲜血呼啦一下子冒了出来,全都流到了嘴里,咸腥无比。

    可这壮汉似乎是个泼皮,即便如此,仍抬起手臂胡乱抡。蒋淳斌见状,直接打断了他的两条胳膊,然后失去理智的情况下,一拳便打向了他的太阳穴…

    身下的人没有了声音,甚至一动不动,直到其中一个人大声喊道“出人命啦!”,蒋淳斌才回过神来…

    此时狱警已经提着警棍冲了过来,一边开门一边冲蒋淳斌嚷道,“双手抱头,趴下!不许动!”

    此时蒋淳斌的头脑中乱糟糟的,然后下意识地冒出了一个字,“跑”!于是在狱警提着电棍朝他冲来的时候,蒋淳斌迅速提起了地上的壮汉,然后把他当做一个挡箭牌似的,撞翻了两个狱警后便冲出了门外。

    在反抗的那一刻,蒋淳斌已经后悔了,但有些事注定没有回头路,只能铁着心走到底,比如现在…

    看守所的防备异常严密,蒋淳斌跑来跑去,虽然在惊险中躲过了两次枪击,但最终还是被堵在了一面高墙之下,而此时一群狱警已经跟着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蒋淳斌闭上眼睛,然后后退两步,借着冲劲奋力一跃,抵住墙面用力攀爬,高墙上有密布的电网,蒋淳斌瞬间失去了意识…

    几个狱警转过墙弯冲过来,左看看右看看,上瞅瞅下瞅瞅,不由得满是惊愕,“咦?人呢?哪去了?该不会真让他跑了吧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