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

华鸾: 第184章 残缺的藏宝图

    “忍冬,碧桃,你们把东西拿出来开始收拾吧。”宝华对着两个丫鬟吩咐道。

    忍冬碧桃应了后就打开箱子,开始把里边的物品一件一件的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摆着摆着碧桃的脸色就有些不好了,怎么这箱子里的物件都是些不值钱的,玉的成色不好,金子看着也发乌,样式更是一些不时兴的,更别提字画瓷器了。

    这分明就是没把小姐看在眼里!拿这种货色来打发小姐......

    忍冬在铺床,她也察觉到了,这些铺床的绸缎都是很寻常的布料,就是普通的有钱商户都可以随意买到的,自家小姐从小到大用的可都是顶顶尖的,这种料子竟然拿来打发小姐,这渊王爷太可恶了!

    陈瑞霖看到忍冬和碧桃越来越凝重的表情,他也有些脸上挂不住了,他闷闷的对宝华说道:“这些都是我从宫种历来的赏赐之物中捡出来比较好的,你也知道,我......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陈瑞霖觉得十分的对不起宝华,他咬了咬牙继续说道:“等以后...以后我一定会好好补偿你的。”

    宝华也看到了屋里的摆设物品,现在又听到陈瑞霖的话,她心中不由也难受了起来,这个男人过的还真是......

    “还记得我对你说过的话吗?”宝华对着陈瑞霖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对我说过的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救了我跟浩儿,我会给你财物!”宝华一字一句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要你的钱,我会想别的办法的。”陈瑞霖之前跟宝华谈论起各种条件时,各种肆无忌惮,毫不顾忌,如今倒是有些羞愧难当。

    “我相信你以后会有的,但是如今我所说的财物,单凭我一人之力,是没有办法拿到的,还是需要你的帮助,才能拿到手中。”宝华柔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可是抬不动?我让周鹏飞带着护卫帮你取回来。”陈瑞霖还以为宝华所说的财物很沉,她拿不动。

    “噗嗤”宝华忍不住笑了出来,那些财物,就算是周鹏飞带着护卫也不好取回来......

    望着陈瑞霖疑惑的目光,宝华换来忍冬,让她去把装有藏宝图的盒子拿来。

    等到盒子取来后,宝华按照机关顺序打开了盒子,然后抽出了那张藏宝图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陈瑞霖看着宝华拿出一张泛着光泽的图纸出来。

    “藏宝图。”

    陈瑞霖:“???????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父王留下来的,这里藏有一大笔宝藏!”宝华直截了当的说道。

    陈瑞霖伸出手,拿起了那张藏宝图,仔细端详着,看来一会儿他抬起头对着宝华说道:“这是哪里?大景没有如此的山。”

    “这山不在大景,也不在大梁,而是在辽国。”

    “辽国?!”

    “对,所以,仅凭我一人之力,是无法把这些宝藏运回来的。”宝华有些无奈。

    明明知道有这么一大笔钱财,却无法取出来,真是让人头疼。

    “这藏宝图看着有些奇怪。”陈瑞霖忽然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“哪里奇怪?”宝华头也凑了过来。

    宝华身上的清香传了过来,陈瑞霖顿时有些心猿意马起来,瞬间有些走神。

    “哪里奇怪?”宝华又重复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说是藏宝图,上边的这些线条怎么在这里中断了?”陈瑞霖指着藏宝图的一处空白处道,“还有这里,你看,与左边的线条又接不上。”

    宝华这才发现真是如陈瑞霖说的那样,这些线条她当时只是粗粗看了一眼,只顾着去研究图上的山去了,竟然没发现这图上竟然有残缺。

    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!”宝华心情瞬间坠入谷底。

    本以为自己掌握了一笔富可敌国的财富,没想到却只是一厢情愿。

    看着宝华苍白的脸色,陈瑞霖有些心疼,他拉起宝华的手轻声说道:“你莫要伤心,我派人去这山中仔细打探,或许能够找到什么线索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知这山有多大!”宝华有些激动的说道,“辽国的山你可曾见过,绵延几十万丈,如果没有正确的路线,恐怕是找一辈子都找不到的!”

    “找不到就不找了,宝华,没有这些财物,我一样可以帮你复仇。”陈瑞霖掷地有声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......”宝华从未在陈瑞霖跟前说过自己想要报仇的事情,可是陈瑞霖却就这么说了出来,他果真为自己想过了许多。

    陈瑞霖是知道宝华的,上辈子她忙碌辛苦了一辈子,就是为了报仇复国,那么今生她一定也会这么做的,在他决定与宝华在一起时,就也做好了帮她的打算。

    而且,不仅是为了宝华,陈瑞霖为了自己,也不会放过王家的,因为上辈子他是如何死的,那样的蚀骨之痛,他定要为自己讨回一个公道。

    “对了,我有东西要交给你。”陈瑞霖走到箱子跟前,同样拿出一个带着机关锁的小木箱子,他左右转动几次后,小箱子就打开了。

    陈瑞霖把小箱子递给了宝华,宝华疑惑的接过,然后看了一眼箱子中的东西,不由大惊失色。

    宝华把小祥子放在桌子上后,伸手拿出了里边的一方印章出来,仔细看了几眼后,有些迟疑的看着陈瑞霖说道:“这是...这是传国玉玺??”

    “对!”

    “你从宫里偷出来的?”宝华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,这是周世明给我的。”陈瑞霖说完后,看着宝华仍旧一头雾水的样子,他就从在去京城的路上周世明被官兵追捕开始讲起,一直讲到他怎么带着周世明去了大梁。

    宝华听的真是目瞪口呆,她没想到,这中间竟然发生过这么多的事情,原来元德帝在驾崩前竟然是想让诚王来继承皇位的。

    宝华心中有些唏嘘,元德帝的样子她早就忘记了,可是婉太妃,那个柔弱果断的女子......想到婉太妃,宝华轻轻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希望来世元德帝和婉太妃万万不要再生在帝王人家,而是像普通人那般做一对寻常的夫妻,平安喜乐度过一生。

    “怪不得,浩儿登基后,太皇太后不肯交出传国玉玺,原来传国玉玺早就被周世明带走了,可惜周世明......”宝华逃走的比较仓促,周世明仍旧留在了大梁的皇宫之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