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恐怖灵异

十恶临城

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

十恶临城: 第二百零八章 姜媛媛

    姜媛媛上中学时练过三级跳远,还在省运动会上拿过奖项。

    因为体育,她以特长生的身份被招进了祁岭政法大学,但她对那些厚厚的条法完全提不起兴趣,艰难的司法考试硬着头皮考了两次才能通过。

    不过,在学习刑法的时候,她对案例忽然感兴趣起来。

    “抓杀人犯这种事儿,我肯定在行!”

    所以毕业的时候,姜媛媛既不想去法院或者检察院,也不想去律所,她把简历递到了家乡魏阳市公安局,还非要当刑警不可。

    公安工作很累,警员的生理和心理压力都很大。这些年人才确实面临着一些断层的隐忧,所以姜媛媛比较顺利地通过了遴选,穿上了警服。

    初出茅庐的她当时信心满满,立志要做出一番事业,结果她还在慷慨激昂,准备立刻去市局报到,马上抓坏人,破奇案的时候,一纸调令过来,新入职的同事需要到基层锻炼。

    就这样,姜媛媛又从市局被派到了慈沽分局实习,成了那里新来的警察,说是实习警察,其实她被分到了装备财务科,每天负责的就是分局的资产管理、警用装备的申请发放之类的文职工作。

    姜媛媛当场就傻眼了这是她想象中的警察干的活儿吗?这不是offielady的工作吗?

    姜媛媛是土生土长的魏阳人,性子直,脾气冲,她先是找科长反映情况,要求去刑侦一线工作,后来直接找到了蔡局长,跟他吵吵过好几回。

    “小姜,工作没有高低贵贱之分……警务工作是方方面面的,不要厚此薄彼嘛。”蔡局长规劝她说。

    蔡局长本来也是一番好意,姜媛媛看上去娇滴滴的,而且又是名牌大学毕业生,直接派出去风餐露宿,他担心她吃不消毕竟是市局下放实习的,大领导还很重视,如果上来就给上高难度工作,万一抗压不够,打了退堂鼓辞职了,他到时候可承担不起。

    不过姜媛媛却真是一以贯之,不停找蔡局长,非要去办案不可,她还到处求人,非要跟着去案件组里“参观”不可。

    前些天云塘镇发生了连续命案,姜媛媛激动了半天,她威逼利诱小法医居新城,让他带着自己,偷偷去走访现场。

    这些事情,蔡局长虽然装不知道,但心里一清二楚他的头发可不是白白掉光的。

    如今正好有这么个调查车辆的案子,既不危险,也不复杂,让姜媛媛练练手正合适。

    姜媛媛根本就没在警备科待着,她又去了法医室,缠着居新城看解剖尸体。

    说来也奇怪,一般人看到手术刀划开尸体的那一刹那,直接就忍不住吐了。但姜媛媛却毫无反应,她还目不转睛,看得津津有味。

    “小姜,帽儿局电话找你,你又不在工位上!”一个同事推开门口,压低声音喊到。

    “马上来!”姜媛媛仍然恋恋不舍地回头看看,居新城正把死者胃部切开,里面尽是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。

    姜媛媛咚咚上楼,办公室的门半开着,她敲了两下门走了进来:“蔡局,您找我?”

    “小姜来啦!坐坐坐。”蔡局长一脸亲切地询问她,“你来局里也有一段时间了,工作生活都还适应吧?”

    “都挺好的。”姜媛媛说完这句话,嘴唇开合,却又没做声。

    蔡局长看她要说不说的样子,知道她还有话没说完:“有什么意见或建议,你尽管放心大胆地提。”

    姜媛媛看蔡局长确实是一副采贤纳谏的样子,她犹豫了片刻说:“蔡局!你也知道,我来咱们这儿也有几个月了,什么时候让我跟跟大案子,见见世面啊!前两天听说云塘镇出了几起命案,我还想,这次应该能跟前辈们学习观摩一下,结果没想到,案子很快市局接手了。我……我觉得太可惜了!”

    蔡局长呵呵一笑:“有干劲是好事啊!我年轻的时候,跟你一模一样!不过云塘镇的那个案子不是我们不想管,是案件太复杂,所以心有余而力不足,需要市局的同事们牵头啊!”

    他边说话,边拧开泡满普洱的杯子,往里面吹了几口气,慢悠悠喝了一口,装作先王顾左右而言他道:“整个慈沽区几十万人,每天大大小小多少事,都等着咱们处理,你来到基层,这些情况是看得到的。”

    蔡局又抿了一口茶,说:“咱们总不能因为一个案子,放下手里所有的事吧?只要找上公安门来的,都算大事儿,都急着等着我们服务呢。”

    大事儿?姜媛媛心里顿时不以为然起来。

    张大妈家的狗咬人、刘大婶和谢大妈吵嘴皮子抓花脸、吴大爷家的自行车被偷了,这种事和连环命案相比也算大事吗?姜媛媛简直忍不住要骂街了。

    蔡局长望她一眼,仿佛有读心术似的,立刻就看穿了她的心思。

    “你肯定心里在想,平时找上来的,尽是些家长里短的小事儿对吧?没错,跟命案相比,这大概算小事,但对于街角打架的、被偷窃的市民们自身来说,这都是他们遇到的大事。如果咱们不管,事情就会失控,他们就会对咱失去信心。

    “就拿街边打架来说吧,如果没有警力介入,本来一场口角很容易就无限升级,最后酿成刑事案件。

    “再举个例子,要是有个老大爷把自行车丢了,着急上火地找上门来,咱就得帮人查如果不查的话,老大爷心情郁闷,再生场病,或者心情压抑,到处骂咱警察不管事儿,就会在群众当中造成不好的影响。

    “如果认为找警察没用的人多了,就会助长各种私刑、复仇、贿赂等等恶性行为,一来二去,那治安就更坏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……”姜媛媛低下头去。

    蔡局长又呷了一口茶,回味似的等了半天,这才说:“不过呢,你们年轻人血气方刚,青春气盛,这些都是优点。你不是老抱怨没有案子查吗?这次叫你来,就是有一个重任要交给你。”

    姜媛媛一听“重任”就来了精神,顿时就忘了前面那些郁闷,眼睛都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局长,什么案子?”

    “你去查一下这个车牌号,这里面很可能涉及一起绑架案。”蔡局长一脸严肃地看着她,“事关重大,你一定要小心行事。”